发表网站,欢迎您!

论卡萨诺瓦“世界文学空间”理论与启示

 2020-07-20  来源:发表网 
摘要:帕斯卡尔・卡萨诺瓦在《丈学作为一个世界》 中阐述了“世界文学空间” 理论,本文比较了歌德、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卡萨诺瓦对“世界” 的不同理解,从权力的累积和自治程度提升两方面总结了巴黎中心地位确立的原因,并反思了卡萨诺瓦的世界文学空间理论对中国文学的启示。

  论卡萨诺瓦“世界文学空间”理论与启示

  乔永鑫

  摘 要:帕斯卡尔・卡萨诺瓦在《丈学作为一个世界》 中阐述了“世界文学空间” 理论,本文比较了歌德、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卡萨诺瓦对“世界” 的不同理解,从权力的累积和自治程度提升两方面总结了巴黎中心地位确立的原因,并反思了卡萨诺瓦的世界文学空间理论对中国文学的启示。

  关键词:卡萨诺瓦 “世界文学空间 自治

  在《文学作为一个世界》一文中,卡萨诺瓦受到亨利詹姆斯在《地毯中的图案》提出的“波斯地毯的比喻”的启发,结合福柯在《词与物》 中提到的“配置”思想,意图转换惯常的阅读与批评的视角,从而提出一种超越内部批评和外部批评的假设,来重构文学、历史和世界之间的联系。卡萨诺瓦在文中提出“应该在了解每篇文本、每个个体作家在这个巨大结构中的相对位置的接触上去理解每篇文本、每个个体作家 重构整体结构的连贯性。这个整体结构是文本呈现于其中的结构,只能采取看上去离那些文本最远的途径才能被看见的结构:这个最远的途径要穿越巨大的、看不见的版图——我将这个版图称为‘文学的世界共和国’。但必须秉持一个目的,即必须回到这些文本本身,为阅读它们提供一种新的工具。”①这一论述集中揭示了“世界文学空间”这一概念的思维方式以及相应的阐释方法。下文将对“世界文学空间”这一理论构想逐一分析,并探求这一理论对于中国文学的启示。

  一、对于“世界”的反思

  关于“世界文学空间”的“世界”,是一个笼统而模糊的属性。“世界文学”在歌德的表述中,“世界文学的时代已快来临了。现在每个人都应该出力促使它早日来临。不过我们一方面这样重视外国文学,另一方面也不应拘守某一种特殊的文学,奉它为模范。”②歌德既注重外国的文学,也反对奉某种特殊的文学为典范,可以看出,歌德有关“世界文学” 构想中具有平等性,各个国家的、各种文体之间具有平等性。 首创“世界文学”概念的歌德,关注的是文学在国际间的流通,而这个国际间流通的范围,构成了歌德所说的“世界”, 通过阅读《歌德晚年谈话录》 中有关歌德对世界文学的论述, 往往涉及“法国”、“巴黎”、“英国”、“德国”等字眼,实际上可以看出歌德的“世界”,其范围集中在欧洲。而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他们认为世界文学是“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 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③从这一定义中,可以看出马恩从经济的角度对于世界文学做了描述,将文学作品作为一种财产,同时,可以看出马恩意识到了民族的片面与局限,注重的是世界文学的多样性,世界文学是由地方的和民族的文学交汇而成。

  从歌德和马恩对世界文学的论述中,可以看出,“世界文学”这一概念出自于理论构建,而非来自对于批评经验的归纳。歌德与马恩分别自觉地从流通和生产两个领域,发现了民族文学的有限,认识到文学的国际流通和文学的多样性的作用,从各自熟悉的领域为世界文学立法。从十八世纪至今, 世界文学是从一个又一个命题中间,经过严密论证,形成了规范化的理论体系。但是,这样一个宏大理论,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陈晓明认为,“无穷大的理论就是无穷空的理论, 就是永远固定二条目,他只是规定和立法,不是激发和创造”④世界作为一个难以描述的总体现实,对于世界文学理论建构的过程,也是从时间与空间的角度描述或者解释文学本质的过程。

  卡萨诺瓦的“世界文学空间”并非在上述两重意义上使用“世界”这个语词的。首先,她认为世界文学空间独立于政治和语言的边界, “这个空间在对立的两极之间被组织起来”⑤,也就是说,世界文学空间只有在中心和边缘这个二元结构中成立,那么,这里的世界仅仅包含了中心和边缘这一对结构要素。卡萨诺瓦通过对中心和边缘的权力关系分析, 更见出这一结构等级的不平等性。卡萨诺瓦意义上的“世界”,显然,在“中心一边缘”这样一个二元结构中,更容易建构文学权力关系的某种单一性。于是,在卡萨诺瓦的世界文学空间理论中,不见了平等性与多样性,通过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展现出作家在民族文学空间和世界文学空间结构中旷日持久的文学利益争夺。

  其次,由中心和边缘这一对要素,又引出世界性和民族性的问题。按照卡萨诺瓦的计划,法国最早进入这一空间, 在世界文学空间中累积起来的权力保障了它的中心地位,由此巴黎成为世界文学空间的首都从而占据了这一空间内的统治地位。弗朗西斯卡‘奥西尼从印度文学现实出发考察卡萨诺瓦理论合法性时所发表的文章《世界小说之镜中的印度》 中提到“卡萨诺瓦通过其文学竟争与民族语言的不平等理论模型指出,占统治地位的西方城市的文学护卫者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决定着作家的准入权、认可度和传播范围”⑥。民族性和世界性的界限即是来自中心的作家,那些来自边缘的作家们的作品经由中心作家翻译或者作序的方式而得到认可,被中心赋予了一种美学现代性品格,即世界文学空间的格林尼治子午线,被祝圣的边缘作家便完成了由民族性向世界性的转变。由此看来,克里斯托弗・普伦德加斯特在《协商中的世界文学》一文中所悬而未解的问题——“‘谁’的世界?”⑦这一问题在此得到了一种解释,世界文学空间的世界性,具体到文学文本层面就是美学的现代性,这种美学现代性来自于世界文学空间的首都——巴黎。如亚历山大・比克罗夫特在《没有连字符的世界文学——通向 种文学体系的类型学》中指出“核心(巴黎)进行着对边远地区 的文本生产进行评估、定价并认可其为文学之类的增值工作。边缘生产的价值取决于来自中心的认可。"S如果这一层面上的“世界” 仅仅是属于中心的世界,不过是一种掩饰,是中心以世界的名义对边缘进行文学权力统治。亚历山大・比克罗夫特又指出“连字符标明了这一区别。这一点构成了谈论世界一文学的大多数作家原因华勒斯坦时的一个不言而喻的假定,即世界一文学(保留了华勒斯坦要使用的连字符)并不是全世界文学生产的总和,而是文学在其中得以生产和流通的世界一体系。”0并认为“卡萨诺瓦的模型建构了一个以巴黎为中心的文学流通与交换的世界一体系。”0比克罗夫特这一观点显然是对卡萨诺瓦的误读,卡萨诺瓦在《文学作为一个世界》 中已经明确指出世界文学空间作为一种主导结构而发挥作用, 且与华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迥然有别。但他的可取之处在于,关注到了卡萨诺瓦理论模型在流通中的价值,通过这一理论,可以看出文学作品在流通过程中如何获得世界性

  二、中心的确立:权力的累积与自治程度的提升

  卡萨诺瓦认为“世界文学空间”是文学与世界之间的一个中介空间,是一个相对独立于政治的平行领域。从时间的维度来看,这一“空间”是从16世纪的欧洲开始,它以杜贝莱《保卫和发扬法兰西语言》宣言发表为起点,随着赫尔德的民族理论以及殖民化在全球范围内逐步确立起来。从空间的维度来看,它的区域划分相对对立于政治和语言的边界, 划分为世界文学空间与民族文学空间,它的结构根据文学资源的不平等分配原则,划分为最具自治性的一极与最他治的一极,也就是中心与边缘。世界文学空间根据这一主导结构而发挥作用。

  卡萨诺瓦指出,“文学世界形成了某种似是而非的市场, 这个市场是围绕非经济的经济系统而构成的,按照它特有的价值体系而运作。”。在文学遗产和资源积累最丰富的民族文学空间,通过其中的经典和作家获得名声,这便为该空间积累了文学信用,通过良好的文学信用,可以攫取更多的文学资本,拥有雄厚的文学权力,主导着文学资本的流通。我们根据卡萨诺瓦对“世界文学空间”的规划,就能看出卡萨诺瓦塑造法国文学空间在世界文学空间中的“中心”位置的计划。首先,从时间维度上,杜贝莱通过《保卫和发扬法兰西语言》一书“奠定了欧洲文学空间的基础,他引起的国际竞争标志着全球文学空间统一进程的开启。通过其引起的对抗, 杜贝莱创出了跨民族文学领域的草图”。。以(保卫和发扬法兰西语言》为起点,既比倡导语言世俗化的先驱但丁所作 《论俗语》晚两个世纪,又比首倡“世界文学”这一理论的歌德早两个世纪。与前者相比,意大利失败之处在于它缺乏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或者统一的王权支持,致使(论俗语》在语言世俗化和文学民族化方面落空。法国的七星诗社和法国王室在倡导法语上不谋而合,王权的支撑使得法语对抗拉丁语得以成功。语言上的成功推动文学资本民族化,也推动了资本的跨民族的交流与竞争,由此法国文学空间成为首先挑起民族间文学竞争的空间,在这一竞争领域经历四个世纪, 其文学遗产和资源积累最丰富,成为了最具有自治性的一极, 也就是世界文学空间的中心。按照这样的历史事实与逻辑, 卡萨诺瓦不论是在著作《文学世界共和国》,还是在论文《文学作为一个世界》,都把巴黎置于世界文学空间的中心地位。

  法国的这一中心地位,是凭借相对自治性取得的,换言之,它是“最远离政治、民族或经济限制”a,这一条件成为法国文学空间作为中心的合法性保证。我们假定这一条件为真,然而,又如卡萨诺瓦自己在《文学作为一个世界》 中所言,世界文学空间内语言统治、文学统治和政治(经济)统治三种基本统治形式相互渗透、关联而发挥作用,那么作为其子空间的法国文学空间如何能真正地摆脱“政治、民族或经济限制”亦即“政治(经济)统治”呢?卡萨诺瓦在文中提到“世界文学空间的全部历史——既包括其整体历史,也包括构成该空间的每一个民族文学空间的历史——最初具有对国家一政治关系的依赖性,之后逐渐通过自治化过程(着重号为笔者所加)而摆脱这些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原生依赖性与这里所说的文学空间存在的时间长短有关,最重要的是它存在于语言层面。”0自治程度不断提升的过程,实际上是文学与政治两者之间较量的过程。文学最初作为政治的附庸,依赖着政治力量,但随着文学资本不断积累,文学开始走上相对独立发展的道路。实际上是文学与政治两者之间的较量。在《文学世界共和国》 中,卡萨诺瓦将巴黎定性为 “一方面是知识之都,评判作品的好坏,另一方面也是政治民主的发源地(或者像流传于全世界的神话故事里重新诊释的那样),一个艺术自由的理想之乡。政治自由、优雅及智性勾勒出了一种独特的轮廓,这一轮廓是历史和神话的结合体;事实上,这种结合体使艺术和艺术家得以自由创造并将其永远延续下去。”0权力的不断累积,导致巴黎的相对自治程度不断提高,由此,巴黎成为了世界文学空间中最为自治的中心, 获得了世界性声望。

  三、异乡经验

  卡萨诺瓦“世界文学空间”这一理论模型,清晰地描绘了作为资本的文学究竟是如何在这个看不见的空间结构中流通的,通过权力的累积和自治程度的提升,巴黎成为了这一空间的首都,借此声望得以动用自身的文学权力干预世界文学空间的秩序。卡萨诺瓦在(文学世界共和国》一书的2008 版前言中叹息“巴黎文学力量事实上的衰退以及英语逐渐占上风的事实都使我——我相信正式因为我感觉到了这一点 ——役有完全对文学本身的依附性机制视而不见。”。无论是兴盛还是衰落,在世界文学领域,关于法国文学空间以及巴黎首都的经验值得我们反思与总结。

  首先,卡萨诺瓦更新了对文学的认识。卡萨诺瓦既反对割裂文本与世界关系的文本中心式的内部批评,也不满意于后殖民主义批评,提出“世界文学空间”这一概念手段,以此来构想出一种既是内部的又是外部的批评路线。在她那里, 文学可以作为一种资本,也可以作为政治手段,而不单单是语言文字的艺术,甚至,在她的理论模型中,语言、文学、 政治经济三种统治形式相互关联而发挥作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主要重视文学的政教和实用功能,五四以后注重文学的政治功能,都未能充分地认识到三者之间的关系,尤其忽视了文学于经济之间的关联。实际上,当今世界文学的中心在由巴黎转向纽约,在世界文学空间这个理论模型中,相对较晚的纽约能够后来居上,文学于资本之间的关系不容忽视。 重新重视文学和经济之间的关系,对于提升中国在当今世界文学格局中的地位,大有裨益。

  其次,注中文学权力的传递与积累。在(文学作为一个世界》中,卡萨诺瓦认为“最富有区域的力量是可传递的, 因为这种权力产生着真实的、巨大的作用,特别是一直少人问津或是出自中心之外作家手笔的作品,一旦有声名卓著的作家为之作序便会洛阳纸贵……或者还有以翻译方式进行的复杂的承认机制”@。中国作家在不断“走出去”,追求与世界接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莫言的成功离不开评委马悦然的欣赏,其他作家如余华、苏童等人,凭借翻译,他们的作品得以进入欧美文学市场,在国外斩获了一些文学奖项,有助于中国文学从边缘地带突出重围。

  参考文献:

  [1]张永清,马元龙‘后马克思主义读本文学批评[C].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2] (美)大卫・达姆罗什,刘洪涛,尹星,世界文学理论读 本[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3](法)帕萨卡尔・卡萨诺瓦,罗国祥,陈新丽,赵妮,译1文学 世界共和国〔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4]冯宪光.西马文论与中国当代文论建设[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

  [5]彭舒羽.论帕斯卡尔・卡萨诺瓦的丈学思想[D].重庆:重 庆师范大学,2017


  • 语言既是人类沟通的最基本方式,又反应着不同国家、地区和民族的文化。商务英语是国际贸易与跨文化交流实现的重要桥梁,因此其研究价值不言而喻。研究商务英语语言有利于促进一国国际贸易的发展,使从事行业相关的人员在贸易国际化的大背景下更好地适应其工作环境。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视角切入,探究商务英语语言的发展现状及其特点。

  • 元枯四年苏辙作为遣辽使臣出使契丹,身在杭州的苏轼作(送子由使契丹》 送别。诗的领联表达了对苏辙前往辽国的骄傲,希望苏辙圆满完成任务,扬我国威;但在尾联又借李这典故传达担忧。 诗意中的矛盾反映了苏轼作为北宋时期的士大夫、知识分子以及兄长的多重情感。

  • 《琳丹辛》是明代作品,重点描述杜丽娘与柳梦梅之间的爱情故事,表述了青年男女的爱情观C.此作品已经上市,便受到了人们的追捧和喜爱。透过作品能够看到作品所抒发的志情思想,影响明清知识女性的思想。明清知识女性在阅读《牡丹亭》 作品后,也从自己的理解及角度对作品进行解读,从中能够深刻的了解到明清知识女性的思想。本丈对《牡丹亭》 志情思想内涵进行介绍,总结 《牡丹亭》 志情思想的形式,阐述《牡丹辛》 至情思想与明清知识女性的情感。

  • 中西方文化有许多共同之处。中国文学艺术作品中的经典故事在西方文化课堂中的恰当运用,可以让学生更深入地理解西方的典故,并在跨文化交际中正确使用。

  •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陕西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中华民族的历史版图上占据着重要的位呈。陕西文化如何“走出去”,实现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成为各界专家学者的热议话题。以张载为代表的诞生在陕西的 “关学” 及其经典代表人物,在中国思想史、哲学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运用恰当的对外传播策略弘扬陕西丈化,讲好陕西故事,是陕西文化“走出去”的关键,也是让沿线国家了解陕西文化的有效途径。本文主要探索陡西关学经典人物及其精神,构建适合陕西关学对外传播的策略,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 美国杰出黑人女作家艾丽丝 沃克的妇女主义理论在其代表作《紫色》 中有着充分的体现。 本文从乡女主义视角对《紫色》进行分析,以求对这部小说的深刻主题与丰富内涵加以解读并深入挖掘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 古今中外,男性作家表现出对女性形象与命运的广泛关注与书写热情,但文学中性别失衡仍是一堵墙,男性作家对女性的书写往往多了几分想像揣度与隔墙观望的成分,如同白昼与黑夜一样相连又相隔的特点,这堵墙以辫证法的存在阻隔了作者的文本世界与人物的内心世界。体现在具体作品中,是男性作家以男性视角、男性评判对女性的形象刻画与命运安排,终归摆脱不了男性的眼光与选择,不认同与陌生感是擦不掉的划痕。在这一点上,哈代陷于刘结,曹雪芹却有自己的突破,对其笔下的女性更多几分客观与真实;东野圭吾则以道德反馈断链的结局,展示了女性在文学书写中越来越多的可能和真实。日光与月光的辩证,与之比照,男性作家与女性人物关系链生成的跨界同质性,成为男性作家不断开辟女性书写的光影随形的道路与方式。

  •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电影已经成为充实人们日常生活的必备条件,很多优秀文学作品都被拍成了电影。签至可以说,文学作品是电影拍摄的重要源泉,更是电影行业发展的基础,二者相辅相成。本文将会针对英美文学与英美电影的互动发展探析等内容进行具体分析和论述,希望能够为人们带来一些启发。

  • 上海是一座被许多作家描写的城市,为什么上海能有这么大的魁力被学者和作家们描写呢?因为在上海,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传统文化遗产和历史古迹,还可以看到江南吴越文化与西方工业文明交织下形成的上海各学派文化。正因为如此,上海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作家们在这样多元化的城市中能够创作出属于自己独特的作品。由于作家的不同生活经历,他们对上海的描写大多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虽然风格迥异,但我们可以更全面、更细致地看到上海的多元风俗文化。因而,张爱玲的上海是一个纸罪迷津和堕落的城市,而王安忆的上海具有老上海的韵味,充满了繁华和孤独,一排排的房子和明亮的灯光掩盖了朦胧的色彩。

服务与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