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网站,欢迎您!

从妇女主义角度解读《紫色》

 2020-07-21  来源:发表网 
摘要:美国杰出黑人女作家艾丽丝 沃克的妇女主义理论在其代表作《紫色》 中有着充分的体现。 本文从乡女主义视角对《紫色》进行分析,以求对这部小说的深刻主题与丰富内涵加以解读并深入挖掘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从妇女主义角度解读《紫色》

  ③王 成

  摘 要:美国杰出黑人女作家艾丽丝 沃克的妇女主义理论在其代表作《紫色》 中有着充分的体现。 本文从乡女主义视角对《紫色》进行分析,以求对这部小说的深刻主题与丰富内涵加以解读并深入挖掘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妇女主义 压迫 自我意识 和谐

  艾丽丝・沃克是美国文坛极具影响力一位黑人女作家, 其代表作《紫色》曾获普利策奖、全国图书奖和全国书评家奖。这部小说深刻揭示了黑人女性所遭受的双重压迫以及以女主人公西丽为代表的黑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在《紫色》 这部小说中,艾丽丝・沃克首次提出了妇女主义理论,其核心内涵是“献身于实现所有人民的,包括男人和女人的生存和完美的主义”。妇女主义与女权主义的主要区别在于女权主义所关注的主要是女性的权益,黑人女性遭受着双重歧视。 因此,妇女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女性主义的不足。此外, 艾丽丝・沃克主张在团结黑人女性的同时,也要团结男性, 以求实现男性与女性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和谐。

  一、黑人女性所遭受的双重压迫

  黑人女性作为底层的重要组成部分遭受压迫是必然的。 在(紫色》 中,黑人的所遭受的压迫和虐待比比皆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西丽的儿媳索菲亚的遭遇。索菲亚因为拒绝了市长夫人让她做女仆的无理要求,而触怒了市长夫人并因此事被市长关进了监狱。狱警把敢于决绝市长夫人要求的索菲亚看作疯子,对她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当西丽见到索菲亚的时候,她发现“他们打破了她的头,打断了她的肋骨, 撕裂了她的一个鼻孔,弄瞎了她的一只眼睛,她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好的,她的舌头和我的手背一样大,像一块橡胶从牙齿之间伸出来。她无法说话,浑身都呈现出茄子一样的紫色。”后来,索菲亚被释放出狱,但她最终还是成为了市长夫人的女仆,这无异于进入了另一个永远也无法逃离的人间地狱。

  此外,艾丽斯・沃克敏锐地发现作为受害者的黑人男性同时也是迫害黑人女性的罪魁祸首。小说的女主人公西丽就是这样一位深受黑人男性迫害的黑人女性。幼年的西丽被继父强奸,先后生下了两个孩子,而孩子们一出生就被继父带走,从此下落不明。后来,继父把西丽嫁给了家有四个孩子的娜夫某某先生。婚后,西丽的命运并没有迎来任何的转机, 某某先生娶她只是为了让她照顾自己的孩子,为地里的庄稼活找个劳工并为自己找一个泄欲的工具。因此,某某先生对西丽毫无尊重可言,经常对西丽拳脚相向。某某先生的儿子曾经问过他为何要打西丽,他说:“因为她是我老婆,还有她不听话。女人全应该 ”由此可见,以西丽为代表的黑人女性一直被当作家庭的奴隶和性工具,她们身边的黑人男性和其他入一样虐待她们使她们遭受着比黑人男性更加深重的苦难。万念俱灰、身心遭受到巨大摧残的她们只能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

  二、西丽自我意识的觉醒和转变

  艾丽丝・沃克认为黑人女性要彻底摆脱男权思想的束缚, 获得精神和物质上的真正的独立,必须首先具备一定的自我意识。小说的女主人公西丽是一位传统的黑人女性,她身处社会底层,遭受着各种压迫。面对残酷的现实,她经常通过写信的方式向上帝倾诉自己的不幸经历以求获得心灵的拯救。 在给上帝写信的过程中,她会划掉表明自我身份的“我是” 两个字。这一潜意识的行为说明西丽完全不具备白我意识, 一直在否定自我。她对自己的身份定位非常模糊,对自我价值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西丽的自我意识在三位黑人女性耐蒂、索菲娅和莎格的帮助和影响下逐渐觉醒,并最终成长为一个独立的新女性。 曾经的西丽在面对丈夫的虐待时都是逆来顺受的。每当某某先生对她拳脚相加的时候,西丽都会忍住不哭并自我麻痹, 把自己当做是一棵没有知觉的树。而她的妹妹,勇敢乐观的耐蒂经常给她写信并鼓励她去反抗某某先生的暴行。由此, 西丽的自我意识逐渐开始觉醒。西丽的儿媳索菲亚是继耐蒂之后进一步唤醒西丽自我意识的人。西丽亲眼目睹了索菲亚对某某先生和其丈夫的勇敢反抗,逐渐意识到女性也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无需对男人俯首帖耳,惟命是从。此外, 西丽丈夫的情人莎格在西丽自我意识觉醒的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莎格是一位生性豪爽且颇具叛逆精神的独立女性,她敢于打破男权社会套在女性身上的精神枷锁,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主导自已的生活。后来,在莎格的帮助下西丽不再沉默而是勇敢地表达了对丈夫的看法。她们之间的同性之爱让西丽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尊重自我, 同时这种爱也赋予了西丽反抗男权的动力和决心以及实现自我价值的勇气。西丽离开某某先生跟随莎格去了孟斐斯,在那里,西丽发掘了自己在缝制裤子方面的才能并在莎格的鼓励之下开办了自己的公司,生意十分兴隆。事业有成的西丽不但实现了自身的经济独立还帮助了很多黑人女性。此时的西丽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并发出“我是幸福的”这样一种感慨。曾经的西丽在写的求助信中从未署过自己的名字而事业成功后的她在给妹妹耐蒂写信的时候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标志着西丽人格上的巨大转变,她的自我意识已经觉醒。耐蒂和莎格一直是西丽的精神导师。当西丽得知耐蒂下落不明,莎格因为找到真爱要离她而去的时候,她十分痛苦,但是很快她就从痛苦中走了出来,重拾生活的勇气。因为她意识到即使自己失去了耐蒂和莎格,仍然可以快乐地生活。这标志着西丽在精神上已经完全独立,再也不需要依附于他人。原来那个面对男权的压迫,逆来顺受、麻木不仁、 毫无自我意识的传统黑人女性西丽已经彻底转变为一个自由独立、勇敢坚定的新女性。重塑自我的西丽在一封信中写道;

  “他们认为我,耐蒂 都老了,不太懂得身边发生的事情。

  但是,我认为我们一点也不觉得老,我们真快活口事实上, 我觉得我们从来没象现在觉得这么年轻过”。由此可见,此时的西丽重新认识了自己的人生并乐观地开启了自己全新的生活。艾丽丝・沃克试图通过西丽的成长史阐明黑人女性要想获得真正的解放必须努力发掘自我价值,自食其力,实现经济上的独立,进而实现精神上的独立。

  三、两性和谐共存的实现

  作家艾丽丝‘沃克通过《紫色》这部小说为广大黑人女性构建了一种男性与女性和谐共存的生存模式。在这一模式下,黑人女性不是黑人男性的附庸,他们之间也不再是敌对关系。他们是地位平等、互敬互爱的生活伴侣也是反抗不平等和压迫的盟友。而这种和谐关系的实现不仅要靠黑人女性的觉醒和抗争,还要靠黑人男性的自我反省和改变。

  小说中,西丽离开她的丈夫某某先生之前,某某先生从未把西丽当做一个真正的人来看待。西丽的离开不仅标志着西丽的彻底解放也意味着某某先生自我反思的开始。当某某先生亲眼目睹了西丽的独立和成功之后,他开始为自己从前对西丽施加的种种恶行感到后悔。于是,他开始像女人一样做家务,学着照顾西丽,在西丽受欺负时候,挺身而出,也开始用心倾听西丽的想法,正如西丽所说的那样“你现在跟他讲的话,他真的听进去了。”由此可见,某某先生已经开始学着尊重自己的妻子。他还把自己以前藏匿的耐蒂写给西丽的信件归还给西丽并帮助耐蒂回到国内。后来,某某先生把自己制做的一只紫色青蛙送给了西丽,这一举动标志着他对妻子由衷的尊重。善良的西丽逐渐原谅了他,不再称他为 “某某先生”,而是改称“阿尔伯特”。由此,西丽和某某先生平等相处,开启了互敬互爱的和谐生活。

  此外,某某先生的儿子哈波和索菲亚的关系也经历了极大的转变。哈波因受父亲某某先生的影响一直试图掌控妻子索菲亚,正如索菲亚所说“我对哈波有些厌烦了,她说,我们结婚以来,他一心想的就是要我听话。他并不要老婆,他要的是条狗。”后来,哈波甚至动手打她,这一行为致使深爱的他索菲亚离他而去。历经世事沧桑之后,哈波和索菲亚意识到了彼此的重要性,重归于好。此时的哈波彻底抛弃了男尊女卑的思想,开始学着尊重妻子的想法,他对妻子说“你总有我在支持你的,你做的每个判断我都同意。”此外,他还支持索菲亚走出家庭,出去工作。当西丽询问他是否介意索菲亚出去工作时,哈波说道“我有什么好计较的,她好像干得挺高兴。家里的事,我都能应付。”哈波的改变使得他与妻子的关系逐步走向和谐美满。

  通过以上两对夫妻关系的转变,我们不难看出艾丽丝・沃克不仅关注黑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也同样关注着黑人男性思想意识的转变和进步,其终极目标是实现两性的共同解放与和谐共存。

  艾丽丝・沃克的小说《紫色》描写了黑人女性在男权社会中遭受的双重压迫以及她们作出的种种抗争,反映了黑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揭示了黑人女性精神成长的艰难历程。 艾丽丝・沃克的妇女主义观点赋予了《紫色》这部小说深刻的思想性。以西丽为代表的广大黑人女性苦难深重,她们在反抗压迫的过程中逐步意识到能够拯救她们脱苦海的是她们自己,她们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找到自我,实现自我价值,同时赢得男性的尊重和支持,实现男女平等、互敬互爱、和谐共处的理想。艾丽丝・沃克在《紫色》 中所折射出的妇女主义思想不仅为黑人女性的解放指明了道路,同时也为实现平等,实现全人类的和谐共存提供了崭新的思路。

  参考文献:

  [1] HaroldBloom. ed. Alice Walker〔MJ. New York: Cheist onHouse , 1989.

  [2]艾丽丝・沃克.紫颜色[M].陶洁,译.北京:外国文学出版社,1986.

  [3]康正果,女权主义与文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

  [4]刘慧英.走出男权传统的樊篱[M].北京;北京三联书店,1996.

  [5]罗婷.现代美国妇女的困境与自救[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6]张京援.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

  [7]张岩冰.女权主义文论[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9.


  • 语言既是人类沟通的最基本方式,又反应着不同国家、地区和民族的文化。商务英语是国际贸易与跨文化交流实现的重要桥梁,因此其研究价值不言而喻。研究商务英语语言有利于促进一国国际贸易的发展,使从事行业相关的人员在贸易国际化的大背景下更好地适应其工作环境。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视角切入,探究商务英语语言的发展现状及其特点。

  • 元枯四年苏辙作为遣辽使臣出使契丹,身在杭州的苏轼作(送子由使契丹》 送别。诗的领联表达了对苏辙前往辽国的骄傲,希望苏辙圆满完成任务,扬我国威;但在尾联又借李这典故传达担忧。 诗意中的矛盾反映了苏轼作为北宋时期的士大夫、知识分子以及兄长的多重情感。

  • 《琳丹辛》是明代作品,重点描述杜丽娘与柳梦梅之间的爱情故事,表述了青年男女的爱情观C.此作品已经上市,便受到了人们的追捧和喜爱。透过作品能够看到作品所抒发的志情思想,影响明清知识女性的思想。明清知识女性在阅读《牡丹亭》 作品后,也从自己的理解及角度对作品进行解读,从中能够深刻的了解到明清知识女性的思想。本丈对《牡丹亭》 志情思想内涵进行介绍,总结 《牡丹亭》 志情思想的形式,阐述《牡丹辛》 至情思想与明清知识女性的情感。

  • 中西方文化有许多共同之处。中国文学艺术作品中的经典故事在西方文化课堂中的恰当运用,可以让学生更深入地理解西方的典故,并在跨文化交际中正确使用。

  •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陕西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中华民族的历史版图上占据着重要的位呈。陕西文化如何“走出去”,实现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成为各界专家学者的热议话题。以张载为代表的诞生在陕西的 “关学” 及其经典代表人物,在中国思想史、哲学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运用恰当的对外传播策略弘扬陕西丈化,讲好陕西故事,是陕西文化“走出去”的关键,也是让沿线国家了解陕西文化的有效途径。本文主要探索陡西关学经典人物及其精神,构建适合陕西关学对外传播的策略,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 美国杰出黑人女作家艾丽丝 沃克的妇女主义理论在其代表作《紫色》 中有着充分的体现。 本文从乡女主义视角对《紫色》进行分析,以求对这部小说的深刻主题与丰富内涵加以解读并深入挖掘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 古今中外,男性作家表现出对女性形象与命运的广泛关注与书写热情,但文学中性别失衡仍是一堵墙,男性作家对女性的书写往往多了几分想像揣度与隔墙观望的成分,如同白昼与黑夜一样相连又相隔的特点,这堵墙以辫证法的存在阻隔了作者的文本世界与人物的内心世界。体现在具体作品中,是男性作家以男性视角、男性评判对女性的形象刻画与命运安排,终归摆脱不了男性的眼光与选择,不认同与陌生感是擦不掉的划痕。在这一点上,哈代陷于刘结,曹雪芹却有自己的突破,对其笔下的女性更多几分客观与真实;东野圭吾则以道德反馈断链的结局,展示了女性在文学书写中越来越多的可能和真实。日光与月光的辩证,与之比照,男性作家与女性人物关系链生成的跨界同质性,成为男性作家不断开辟女性书写的光影随形的道路与方式。

  •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电影已经成为充实人们日常生活的必备条件,很多优秀文学作品都被拍成了电影。签至可以说,文学作品是电影拍摄的重要源泉,更是电影行业发展的基础,二者相辅相成。本文将会针对英美文学与英美电影的互动发展探析等内容进行具体分析和论述,希望能够为人们带来一些启发。

  • 上海是一座被许多作家描写的城市,为什么上海能有这么大的魁力被学者和作家们描写呢?因为在上海,不仅可以看到中国传统文化遗产和历史古迹,还可以看到江南吴越文化与西方工业文明交织下形成的上海各学派文化。正因为如此,上海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作家们在这样多元化的城市中能够创作出属于自己独特的作品。由于作家的不同生活经历,他们对上海的描写大多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虽然风格迥异,但我们可以更全面、更细致地看到上海的多元风俗文化。因而,张爱玲的上海是一个纸罪迷津和堕落的城市,而王安忆的上海具有老上海的韵味,充满了繁华和孤独,一排排的房子和明亮的灯光掩盖了朦胧的色彩。

服务与支付